中华 北京 重庆 江苏 上海 四川 广州 天津 湖南 安徽 河北 河南 福建 吉林 湖北 江西 广西 山东 辽宁

北方的春天,从“先生的院子”家的春饼开始
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8-04-05 12:19

接连两天繁复的阴雨冰雪

 

扰乱了春日原本的和风暖阳

愈是冰凉愈发向往春的热乎气

木柴烘烤出的烟火味儿

夹裹上时令蔬菜与金黄鸡蛋

一卷春饼开启春该有的样子

胃暖了,心也就安了

 

连日的伏案工作,彻底让颈椎、肩周闹起了情绪,我急需换个舒展的环境,来缓解下浑身紧绷的神经。

 

 

比如这次来的延庆先生的院子,和小院管家学做春饼、采油绿的蔬菜。去做那些 大家小时候必备,但城市里再遇不见的事儿,直面生活最朴素的样子。

 

 

今日春分,赶巧了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来先生的院子』。管家大姐告诉我中午吃春饼,记忆中虽然春饼很多地方都有,但以北京做的味道为最。

 

 

我家虽属南方,可爸妈在部队时周围全是南下的战友,于是多年后,他们的面食做得比家乡菜都要拿手。深得真传的我,也学会了好几种煎饼。一听要做春饼,手心的痒便跃跃欲试了。

 

 

可当我看到管家大姐揉面时那双让我眼花缭乱的巧手时,立马打消了想露一手的幼稚念头,并且迅速调整思路,那就是:虚心学习,然后回家做一份地道的春饼给我家姑娘小伙子吃。

 

 

不是不嘚瑟,而是换个场景,换个群体,回家再嘚瑟。毕竟也是到京郊镀过金的,不对,应该是敷过泥才准确。

 

为了让嘚瑟更有底气,我非常认真的做起笔记,问清楚所需食材,尤其是面粉,现在的面粉种类太多了,什么面包粉、中、高、低各种粉、小麦粉……一大堆呢。

 

面对如此好学的我,管家却十分费解,总是回答:这是很平常的东西,这是地里种的,这是那边山上采的……在他们看来的平常,对于两小时外车程的大家,却颇为不平常。

 

制作春饼分两个部分,饼底和配菜。

管家揉面的手法真是令人眼花缭乱,在场几位朋友搜肠刮肚找形容词,“得心应手”、“巧手如花”(还不知道是否有这么个成语)、“随心所欲”、“轻车熟路” 、“游刃有余”、“操做自如”……可感觉总也没形容到位。唉,光揉面这一招就够练得。

 

 

我问管家大姐,揉面有啥技巧,答曰:“这个很简单的,就这么揉一下,不咋费劲的!”轻描淡写的这么一句,听得我满脸飙汗。这些对于大家来说特别难的事,在他们眼里都不叫事。

擀面皮前需要先将面团搓成条,再切成小段,就是俗话说的剂子,这个过程我是知道的,从小就将爸爸妈妈做。

 

 

可管家大姐的做法很机智,从面团中央用手指戳个小洞,然后用两只手在窟窿中不停转圈,直到最后变成一个环。然后从任意一点揪断,很快被揪成一个个剂子,又迅速被擀成一张张面皮。

这是唯一没让我凌乱的一个步骤,唯一的技巧就是必须抹匀。

农家的灶台非常霸气,尤其是那口大铁锅,特别有质感,厚实、沉甸甸的。

 

 

我在家做早餐也喜欢饼类,一般用电磁炉加平底锅(不黏锅),非常方便。不过说来惭愧,老公从不愿吃,原因是他认为饭菜(煎饼也一样)以铁锅加柴火烹制的最好吃,其次是铁锅和煤气,不黏锅加电磁炉做出的饭菜不仅吃起来不好吃,闻起来不香,连做菜的人也完全没有做的乐趣。

大姐用刷子沾上少许油,将整个锅壁薄薄地刷上一层,然后将饼平摊在手上,“啪”的一声,玉手一翻,将饼“Bia”在锅壁上。

 

 

一锅可以放4-5块饼同时煎,不一会功夫就可以闻到一种特殊的香味,这是铁锅加柴火煎才会有的香味。

我觉得管家大姐说的没错,都是些平常的东西,她不明白为啥我会那么好奇。因为我也觉着奇怪,为啥名称一样、长相一样的东西,在乡村做出来的味道就那么不一样呢?

大姐敲鸡蛋的手法也让我好一顿艳羡,寻思着好好练练,这可是显摆的重头戏,看上去多炫啊。大姐又用那惯用的语气淡淡地说:“其实这也没啥,就是鸡蛋要新鲜。”

 

一切就绪,大姐笑呵呵端上桌来,说:可以吃了,没啥特别的,都是大家寻常的东西!

 

是的,几样寻常的东西,但是因为食材是刚从菜地采的,饼是手工做的,烹制用的是柴火铁锅,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村子里、又是这么一个集情调、舒适、自然于一体的院子,于是味道就变得不那么寻常了。

 

 

我以为,品尝美食需同时满足味觉、视觉两方需求,而视觉除了食物本身以及摆盘外,还包括周围环境以及与你一起分享食物的人。

 

 


有春饼怎么能没福利呢?

为了让每位归家的人

都尝到这份木柴的烟火气

特增加一顿春饼午餐福利

(正常不含午餐)

当天早些入住亦或转天晚些走

4月底前除法定节假外

均可享此美食福利哦

 

先生的院子

地址:北京延庆区刘斌堡乡小观头村

咨询电话:13810560193

或长按二维码添加咨询

手绘编辑:亦邻,跨界设计师,手绘旅行画家。著有绘本《跟我去澳门》、少数民族手绘旅行系列《花腰傣:古滇国族后裔》《摩梭族:轻撩女儿国的面纱》《苗族:苗家儿女多风情》等。

绘于:小观头村·先生的院子(北京市延庆区刘斌堡乡小观头村)


(正文已结束)

免责声明及提醒:此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企业宣传资讯,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!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,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!

【责任编辑:】
分享到:

评论文章:北方的春天,从“先生的院子”家的春饼开始

    百度网友:拥抱着还寂寞
    评论:在身材这个问题上,我是坚决不会承认自己是一个粗人的。

    其它网友:斑驳 wounded
    评论:女人最恨的男人是陈世美;男人最喜欢的女人是潘金莲。

    凤凰网友:忘了爱° Toro
    评论:我还没年轻到什么都懂的地步。

    本网网友:冷笑你的无知
    评论:何为女流氓?答曰:思想上的女流氓。生活上的好姑娘。外形上的柔情少女。心理上的变形金刚……

    网易网友:Curtain ( 落幕 )
    评论:没事的话别来找我,有事那就更别来找我了。

    淘宝网友:听ヽ天甾哭泣
    评论:别以为遇见我就是你旳缘,也可能是你旳坎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